您所在的位置:均义网>财经>清华教授揭秘:什么是财富,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清华教授揭秘:什么是财富,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作者:admin

2019-10-29 10:01:34     

阅读笔记的财务管理

本品质量上乘:★ ★味道:花茶

在邀请你阅读笔记之前,先想想:

首先,财富应该如何定义

在肯尼亚西南部的一个偏远村庄,有一座茅草屋。烟弥漫在茅草屋的中间房间。我坐在房子的小窗台上,背对着用粪肥做成的墙。

茅草屋的主人是一位年长的马赛人。他的脸看起来很聪明,饱经风霜,眼睛闪闪发光。他一直礼貌地问我关于家乡和家庭的问题。

后来,他开始询问我的经济实力。“你有几头牛?”他的眼睛透过烹饪的火焰盯着我。

我停顿了一会儿,礼貌地回答:“一个脑袋也没有。”我的导游,当地的马赛老师,成了我的朋友,他为我翻译。

房间里有杂音,村民们显然对我这个陌生人感到好奇,正在消化我的回答。

想了一会儿后,老人说:“我为你感到非常难过。”然而,他的声音和脸上透露出这种遗憾,夹杂着一点困惑:这样一个穷人怎么会有钱大老远跑来还带着相机?

当话题回到我的家庭时,我提到我的一个叔叔有一大群牛。结果,先前的困惑被解决了,他们立即点头表示理解——显然,客人依靠有钱叔叔的闲散的人们,而仅仅依靠他的财富来旅行和生活。

1.财富的衡量是多样化的。

什么是财富?对马赛人来说,财富是用牛的数量来衡量的。对于我们的读者来说,人民币、美元、英镑、欧元、日元或其他货币被用作衡量标准。

200多年前,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指出,在整个历史过程中,人们使用各种标准来衡量财富。

在社会早期,牛被用作商业中的一种普通媒介,尽管它是最不方便的媒介...

据说盐是埃塞俄比亚商业和贸易的共同媒介;在印度的一些沿海地区,人们常用的媒介是某种贝壳。纽芬兰是干鳕鱼;弗吉尼亚是烟草;美国的一些西印度殖民地是糖;其他国家是牛皮或成熟皮革。

我还听说在苏格兰的一个村子里,工匠们去面包店或酒吧时仍然会带钉子而不是钱。

财富不是固定的。

财富是一种固有的有形的东西吗?

牛、鳕鱼和钉子有价值吗,因为它们含有某些东西?对马赛人来说,财富存在于牛身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奶牛为它们和它们的家人提供牛奶、牛肉、骨头、牛皮和角。

然而,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国富论》一书中所说,财富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事物的价值取决于其他人在特定时间点的支付意愿。

对马赛人来说,即使一头牛的价值今天和明天也会不同。对于那些用金钱来衡量财富的人来说,财富甚至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概念。

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人从未见过或接触过他们的大部分财富——他们努力存钱的钱只存在于银行电脑的电子信号中。

然而,这些幽灵信号可以通过刷信用卡或点击鼠标转换成可以触摸的物体,比如牛、鳕鱼、钉子或任何他们想要或有能力购买的东西。

第二,如何创造更多财富?

财富最初来自哪里?

人们头脑中的汗水和知识是如何创造财富的?

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变得越来越富裕?

人们是如何从牲畜交易变成微芯片交易的?

这一系列问题将最终引导我们找到一个关于财富的最重要的未解之谜:人们如何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

我们可以在狭隘的利己主义基础上提出这个问题,但我们也可以提出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如何增加社会财富?

管理者应该如何发展企业,为人们提供更多的工作和机会?

政府应该如何发展经济来解决贫困和不平等的问题?

世界各地的不同社会应该如何创造资源来解决教育、医疗和其他紧迫问题?

全球经济应该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发展?

我最近读的《财富的起源》一书讨论了:什么是财富?财富是如何产生的?如何为个人、企业和社会创造更多财富?

这些是经济学领域最重要和最古老的问题。

纵观历史,经济学似乎很难回答这些问题。

埃里克·班霍克的《财富的起源》提供了一些新的答案。这些新答案不仅来自经济学家的工作,也来自生物学家、物理学家、进化理论家、计算机科学家、人类学家、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的工作。

现代科学,尤其是进化论和复杂适应系统理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些长期存在的经济问题。

贝恩霍克(Bainhocker)在《财富的起源》中主张,在解释财富时,传统的经济理论应该被复杂理论的经济进化理论所取代。他指出,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电子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社会生产效率提高了很多,生产成本降低了很多,对财富的来源和创造财富的看法也可能更加开放。

进化与经济的关系不仅仅是一种类比,它们实际上是一种更大的现象——两种形式的复杂适应系统,其中独立的元素和部分相互作用,然后进行信息处理,使它们的行为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

免疫系统、生态系统、语言、经济、法律和互联网都是复杂系统应用的例子。

经济进化和生物进化是不同的:人类的计划和适应性使经济进化比生物进化更快、更有目的。但这仍然是一种进化。

我现在做的创新性研究主要是对经济增长和财富增长的研究,但也是一种对进化的研究。

在我们早期对创新的研究中,我们首先研究了经济发展的规律。近年来,创新管理相对成熟,创新的经济进步不是很大。

我也希望年轻的经济学家能够更多地参与到创新的经济研究中来,并且如何从经济学的角度考虑创新的要素,提出一个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理论是非常有前途的。

技术如何促进财富增长?

经济是复杂事物中的奇迹。然而,没有人设计或管理它。

如何创建这样一个系统?为什么复杂性会随着时间而增加?为什么财富和复杂性的明显增加如此突然?

贝恩霍克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可以找到的。我们只需要理解经济是“一个具有适应性的复杂系统”,它的运行遵循与生物进化相同的逻辑——动态、主体、互动、涌现和进化。

市场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进化机制。它们是创新的机器。

技术创新,包括商业设计、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是推动社会财富增长的绝对力量。

技术,尤其是积极设计的技术,在增加社会财富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1.商业设计

首先是商业设计的力量。

市场是一个不断发展和自我调整的动态系统。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所说,适者生存。

面对物联网、数字经济、信息社会和智能未来等经济复杂性的指数级增长,国家或企业要想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取得成功,首先需要形成一种不断演进的商业设计。

传统经济学是静态的,但实际上经济发展和企业发展不是被动和被动的,而是一个积极的、可设计的和开放的过程。

我们可以像再造基因一样,主动构建国家机关和企业的业务体系和业务合作行为,重新设计的机制将更加完善和动态。

同时,现代经济的特征之一是其高度的复杂性,因此它也可以增加商业设计的复杂性以实现财富增长。

▲按住图片足够长的时间,以便与需要的人分享。

我们知道,甚至像衬衫这样的低端产品也可能是西非棉花、印度尼西亚石油(用于制作纽扣的聚酯)和意大利人使用美国计算机软件绘制的图案的组合。

此外,现代经济中的产品数量惊人:埃里克·班诺克(Eric Bainhock)估计,在伦敦、东京和纽约等现代经济环境中,可能有100亿种不同的产品和服务。

商业设计越多样化,财富增长和技术创新的机会就越大。

2.物理技术

物理技术是指在促进财富增长方面效果最明显的硬技术创新。

“硬”是指技术含量和关键技术的突破。例如,突破传统芯片设计和关键技术,如药物研发、材料研究和化学技术,具体来说就是三个“硬”——新材料、新产品和新工艺,这也是熊彼特创新的主要内容。

彼得·德曼德斯(Peter Demandes)曾大量描述了人工智能、无限计算能力、数字制造、纳米材料和合成生物学等创新技术的指数增长,指出这些物理技术将使人类在未来20年取得巨大成就,这将远远超过过去200年取得的成就。

很快,我们将能够满足地球上所有人的基本需求,并很快能够走得更远。富裕的时代指日可待。

然而,光靠物理技术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技术的协同创新。因此,我一直强调我们不仅要关心信息物理,还要关心社会物理。

3.社会技术

最后是社会技术,即社会网络和合作通信技术。如法治体系、银行体系、经济透明度、腐败等等。

许多人认为国家财富的主要决定因素是自然资源、政府政策和国家物理技术的发展水平。

事实上,研究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一个国家和其他国家的社会和技术条件比一个国家的物理技术发展水平重要得多。即使是资源少、政府能力弱的国家,如果拥有强大和发达的社会技术,也能取得相当好的结果。

因为社会技术的进化意味着和平、爱和理解,以及更平稳和谐的合作。

每个领域的发现可以为其他领域提供可能性,因此社会技术空间实际上是与物理技术空间一起进化的。

埃里克·班霍克说:

社会技术是我们组织起来获取合作利益的方式。

物理技术将与社会技术一起发展,物理技术的创新将使新的社会技术诞生,就像化石燃料技术使大规模生产模型问世,或者智能手机使共享经济模型得以建立。

反之亦然,社会技术也将催生新的物理技术。例如,如果没有全球供应链,乔布斯就无法制造智能手机。

五、中国如何走向财富驱动?

我曾经提出一个整合创新的框架,它与三大技术力量相吻合。

商业系统是经济进化的支柱,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是两个支撑结构,从而形成一个非常完整的动态闭环。

此外,我们还需要跳出短期经济增长和衰退的摇摆曲线,将创新视为一个整体和一个系统。

虽然创新的本质是共同的,但中国和西方在具体的创新模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西方创新主要采用熊彼特范式,倡导技术创新至上,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家。

中国式创新不仅突破熊彼特的范式,而且超越了强调学习和模仿的东亚创新模式,以及注重草根的南亚简单创新模式。

事实上,中国的创新走群众路线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可以独立创新。这样一条大众线利用大众市场创新,不知不觉地使中国的创新非常好,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创新。

根据迈克尔·波特的划分,一个国家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即要素驱动、资源驱动、创新驱动和财富驱动。

中国现在正从要素驱动和资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财富的起源》一书为中国走向财富驱动的道路准备了一个框架。

同时,埃里克·班霍克(Eric Bainhocker)对圣达菲的跨学科研究理念正是中国研究人员所缺乏的。因此,我们对经济学背景的理解相对薄弱,所提出的政策相对狭窄,效果也较弱。

复杂的系统框架更加完整,为未来经济系统的进一步设计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2元彩票网

上一篇:第二十八届青岛国际沙滩节10月12日开幕,14项活动等你来
下一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位老党员就是“山农榜样”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8-2019 tsxpcy.com 均义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